<form id="zfhlt"><span id="zfhlt"><th id="zfhlt"></th></span></form>

<noframes id="zfhlt">
<address id="zfhlt"><listing id="zfhlt"><meter id="zfhlt"></meter></listing></address><address id="zfhlt"><nobr id="zfhlt"><meter id="zfhlt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    <form id="zfhlt"><th id="zfhlt"></th></form>

    <noframes id="zfhlt">

    <span id="zfhlt"></span>
    <address id="zfhlt"><address id="zfhlt"><nobr id="zfhlt"></nobr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國際糧價大漲引出安全問題 中國受影響較小
    發布日期: 2022-03-16 10:49:20 來源: 證券時報

    證券時報記者 余勝良

    近期俄烏沖突引發糧食價格大幅飆升,表明糧食安全問題依然不可忽視。從2月21日開始,短短兩周時間芝加哥小麥期貨最高上漲超過六成,這在農產品中非常罕見。

    在俄烏沖突中,對全球影響最大的農產品是小麥,小麥作為口糧牽涉的是會不會挨餓問題。聯合國糧農組織上周五表示,俄烏沖突可能導致國際食品和飼料價格上漲8%~20%,全球營養不良人口激增。目前還不清楚如果沖突持續下去,烏克蘭能否收獲莊稼,俄羅斯未來一年的出口前景也存在不確定性。

    中國進口俄烏兩國的農產品有限,主要是從烏克蘭進口一些玉米和大麥,但會受到一些間接影響,比如兩個國家農產品出口減少推高國際糧價,可能會傳導到國內,肥料、能源價格上漲,也會傳導到糧價中。

    不過對中國來說問題不大,口糧都種在自己土地中,進口糧食主要作為飼料和榨油使用,去年糧食進口支出占我國貨物進口總額的2.73%,比例也不大。此外,相當大一部分主糧也當做飼料在使用,由于近兩年糧食價格大漲,農民種地積極性也比較高。

    分歧

    聯合國糧農組織預測,2022/2023年種植季,烏克蘭20%~30%用于種植冬季谷物、玉米和向日葵的土地將不再種植或繼續失收。包括許多最不發達國家在內的50個國家30%或更多的小麥供應依賴于俄羅斯和烏克蘭,這使得這些國家尤其脆弱。

    國內一位農產品分析師表示,黑海小麥全球占比高,這兩年烏克蘭和俄羅斯小麥的全球份額不斷提高;此外,目前黑海冬小麥正值生長期,夏天收獲,戰亂會帶來影響,如果戰爭持續,下一年新作小麥產量也會有影響;在本輪行情啟動前,美國小麥也有減產,全球小麥庫存偏低。如果俄國小麥出口受到影響,只能坐等物價上漲。

    不過美國農業部最近預測,本年度俄羅斯與烏克蘭小麥、粗糧出口總計下調1323萬噸,其中烏克蘭減少出口400萬噸。在一些國家調增的抵消下,全球小麥和粗糧出口總計下調664萬噸。其中小麥出口僅減少360萬噸,主要是因為澳大利亞和印度增產,其中澳大利亞增產將達到230萬噸。

    廣東華南糧食交易中心糧食經濟研究員鄭文慧表示,俄羅斯和烏克蘭貿易年度從去年7月份開始,目前有超過60%糧食完成出口,大部分出口糧已到了其他國家。還有一個月才到新一年耕種季,期間還有很多變化。

    360萬噸的出口減少量,并不是很大的數字,可以通過使用庫存以及減少浪費、食用其他糧食作物的方式來解決。另外即使戰況持續,也并不一定會影響農業生產。

    鄭文慧認為,沖突對期貨價格影響比較直接,對現貨影響沒有那么大,現在影響已經淡化,期貨價格已大幅回調。

    影響

    除了造成糧食出口量減少,俄烏沖突的間接影響也很大。如果俄羅斯也停止出口化肥,那么將會給全球化肥市場帶來重大沖擊,俄羅斯供應了全球約20%的鉀肥,是全球第二大鉀肥生產國,此前白俄羅斯已經因為“不可抗力”出口量大幅減少。俄羅斯占全球氨出口量的23%、尿素出口量的14%、磷酸鹽出口量的10%,地位舉足輕重;另外,歐洲1/3的天然氣供應來自于俄羅斯,而天然氣是生產氮肥的主要原料。

    自2021年1月以來,全球化肥市場氨的價格上漲220%、尿素價格上漲148%、磷酸二銨價格上漲90%、氯化鉀價格上漲198%。已經推高了種糧成本。

    俄烏沖突造成的能源價格上漲,也將注定提高農產品成本,我國玉米、水稻等農作物生產過程中要直接間接消耗能源,成本中的約9%~21%為原油,所以農產品往往會跟隨原油漲跌。

    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與農村發展學院教授鄭風田認為,這一波糧價上漲受能源價格影響,糧價和油價上漲基本上同步,種糧和能源價格密切相關。另外是通貨膨脹影響,通貨膨脹下,大宗商品基本上會同步上漲,資本希望通過購入商品來抵御通脹。

    鄭風田認為,石油天然氣價格對我國農資影響是同步的,化肥等消耗的都是能源,能源價格直接受國際影響,會導致我國種植成本提高。對此,政府可以通過補貼的方式減輕農民負擔。

    國際糧價的傳導并不直接。2008年國際糧價漲,國內糧價就沒有漲。另外國際糧價經常大幅漲跌,國內一直比較穩定,中國小麥和水稻可以自給自足,玉米基本上也可以做到供需平衡,中國糧食價格自成體系,我國糧食收購價受政府最低收購價影響,今年1號文件提出要提高小麥、水稻收購價,基本上可以穩定價格。

    “和生產、消費量相比,糧食貿易的量并不算大,主要是世界各國都在盡可能地用本國糧食,將糧食安全掌握在自己手中,不想受制于人。受此影響,美國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亞等國很多可以種植的土地都封存起來,因為其他國家不敢買”。鄭風田表示。

    全球糧價上漲從2020年就已開始,因為糧食價格上漲用肥量增加,導致肥料價格上漲,又推動糧價上漲,俄烏沖突又刺激了價格上漲。

    現狀

    來自印度貿易商的消息稱,最近幾天印度簽約出口約50萬噸小麥,出口離岸報價也從此前的每噸305美元左右漲至350美元附近。美國、澳大利亞、阿根廷等國家的報價都在提高,價格升提升幅度在每噸60~160美元不等。

    “國內小麥價格是在快速上漲,現在山東產糧區收購價格已經到了1.6元/斤,最近漲得快,國儲糧拍賣很多人去競拍,價格抬上去了。”吉林一家糧食貿易商負責人表示,在小麥帶動下,玉米價格近期也有所抬頭,不過玉米價格已落后于小麥。

    小麥價格最近幾年有所上漲,2020年年初小麥價格不過每斤1.02元。去年年初,國內主產區小麥出現一波短暫的上漲行情,價格從2550元/噸漲至2680元/噸左右,因為玉米價格大幅上漲養殖企業競相加價采購小麥,去年12月份主產區小麥價格高位波動運行,大概在每噸2850元。

    2月28日、3月1日,中儲糧政策性拍賣中,成交價突破3200元/噸大關,處于歷史高位,刺激了產區小麥收購價格。

    山東昌樂縣寶都糧食儲備庫,競價銷售2020年產小麥1664.46噸,底價2920元/噸,成交價3300元/噸(1.65元/斤)。

    除了小麥,玉米、大豆等主要農產品價格這兩年也在大幅上漲,迎來難得的行情,不過水稻價格一直比較穩定。

    一些農作物漲跌,也讓行業洗牌。“這兩年種糧收益還不錯,但是貿易商虧慘了,很多都倒閉了,現在一噸就賺20元差價。”上述貿易商表示。

    3月9日,政策性小麥競價交易降溫,成交均價2991元/噸,有所回調,表明國內受俄烏沖突影響的心理影響有所弱化。此外,3月8日舉行今年首場最低收購價稻谷競價銷售,總體成交率僅2.12%,成交均價2494元/噸,顯示稻谷市場整體走勢低迷。

    進口

    中國是糧食進口大國,2021年我國糧食進口量1.65億噸,較2020年增長18%。其中大豆進口9651.8萬噸,占進口總量的58.6%,相較2020年的10031.5萬噸減少3.8%。2021年國內大豆產量為1640萬噸,比上一年下降了16.4%。

    大豆除了榨油,下游豆粕賣給養殖企業,是非常重要的蛋白來源。我國主要從美國、巴西進口大豆。

    除了大豆,其他進口糧食主要是玉米、小麥,以及一些雜糧。我國去年進口2835萬噸玉米,鄭風田表示,這主要是出于戰略原因,國內生產已可以滿足需求。

    鄭文慧認為,我國去年進口小麥不到1000萬噸,往常通常進口400萬噸~500萬噸,主要是因為國外便宜,還有一部分專用粉企業,需要品質固定的小麥,以維持產品穩定性。進口小麥相當一部分是做飼料用,玉米進口4月份之前就比較高,4月份之后進口量下降,呈現高位回調趨勢,主要是去年年初生豬看漲,飼料企業進口比較積極。

    中國每年進口大麥高粱約有2200萬噸,這部分進口沒有配額要求,也主要是用作飼料。

    作為主糧的小麥和水稻,基本上不需要進口。而且小麥的相當一部分是當做飼料用掉了。我國去年小麥消費總量約14880萬噸,增加2320萬噸,增幅18.5%。其中飼料用糧消費約4500萬噸,增加2200萬噸,增幅95.7%,主要是因為小麥比玉米便宜很多。我國糧食完全夠吃,極端情況下也只是犧牲生活品質。

    對我國小麥生產不利的因素是去年出現秋汛,河南等5個省份約有1.1億畝小麥延期半個月左右播種。

    隨著小麥價格超過玉米,將小麥當做飼料的應該會有所減少。

    中國去年貨物進口17.37萬億元,增長21.5%。其中糧食進口量累計達16454萬噸,同比增長18.1%,進口金額為748.09億美元,同比增長49.2%,可見進口糧價有不小漲幅。糧食進口金額折合人民幣4735億元,相當于我國貨物進口總額的2.73%。對我國來說,糧食進口看似巨大,但在進口金額中比重很小。

    需求

    有很多短期因素影響糧食產量,主要是天氣。

    對糧食增長有穩定拉動的是人口數量,全球人口一直在增長,2000年為66.55億人,2021年增長到78億人,美國人口普查局認為今年人口將增加7400萬人,同比增長0.9%。增加7400萬人,按谷物的消費量人均是220公斤左右,將增加消耗1628萬噸谷物。這就需要糧食產量能夠供應上來。

    盡管發達國家以及新興經濟體為了讓人口增長想盡辦法,但還是擋不住全球人口繼續狂奔,非洲和亞洲多數國家和地區的人口依然處在相對強勁的增長階段。

    即使對人口增長比較保守的預測,也認為人口還會增長20億人。華盛頓大學健康指標和評估研究所IHME在《柳葉刀》雜志上發表了研究報告,提出全球人口將在2064年達到最高峰值97億人。這需要糧食產量增長做支撐。

    聯合國糧農組織預計,2021/2022年度全球谷物產量27.9億噸,增加1924萬噸,創歷史新高,但增幅偏小。預計全球谷物消費量28.1億噸,同比增加4750萬噸,同樣創歷史紀錄。預計谷物貿易量4.8億噸,同比增加355萬噸。

    從糧食增產幅度上看,足夠新增人口使用,但從消費幅度看,卻有所不足,這是因為不少糧食并不用做口糧,而是作為飼料消費。

    比如印度谷物92.6%用于口糧,只有7.2%用于其他方面,中國的谷物只有48%用于口糧,52%用于飼料糧和工業糧等。而人均食肉量更高的美國,只有10.6%的谷物是口糧,其余大部分用做飼料糧。人均食肉量越高,將谷物用作飼料糧的比例就越大。此外,因為用于燃料更經濟,玉米產量的26%是作為生物能源的原材料消費掉。

    可以預料,當收入提高者數量增加,糧食被當做飼料將會增加,糧食消費數量會超過人口增加數量。去年糧食消費數量增加,和我國生豬存欄量有密切關系。

    世界糧食產量的長期低迷,主要原因是需求不足,農產品是一個很穩定的行業,增長也缺乏想象力。糧食種植擺脫小農經濟后,人類其實已經解決了糧食生產問題,但是由于生產糧食的利潤較低,許多缺糧國家經濟水平低,沒有足夠的購買力推動糧食生產增長。近年來,美國、巴西、阿根廷的糧食(大豆)產量迅速增長,中國的需求刺激了原本被閑置的土地產能。

    全球可耕地面積大約有3100萬平方公里,現在已被利用的耕地面積只有一半。不少國家并沒有追求畝產的情況下,就已成了糧食出口大國,比如澳大利亞小麥單產300~400斤,俄羅斯也差不多如此。

    全球谷物產量的17.2%用于出口。2021年全球貿易額28.5萬億美元,聯合國糧農組織預計全球農產品進口費用突破1.75萬億美元,比之前一年增長14%。即便如此,在全球貿易額中的占比也只有6.14%。

    一方面是因為農產品、食物消費占比越來越小,另一方面也是因為相當一部分國家不愿意把市場拱手讓人,在農產品領域保護本國產業。

    關鍵詞:

    ?
    五月天色亚洲激情